tcdcaservice@gmail.com
+886 903304301
    Home / 生涯專論 / 【生涯專論】台灣青年生涯定向及其阻礙之探索—焦點團體之質性研究

【生涯專論】台灣青年生涯定向及其阻礙之探索—焦點團體之質性研究

0

管貴貞 / 中國文化大學心理輔導學系副教授
洪瑞斌 / 中國文化大學心理輔導學系教授
涂喜敏 / 財團法人「張老師」基金會執行長
徐茂弘 / 財團法人「張老師」基金會台北分事務所諮商輔導組組長


壹、緒論

  生涯定向是個人生涯發展中重要的過程,每個人會在不同的選擇之間衡量評估,再決定投身適合的職業領域或生涯方向,青年正處於生涯定向的重要階段。台灣目前大學生具有高比例的定向困難或不確定性高的問題(田秀蘭,1998b;金樹人、林清山、田秀蘭,1989;袁志晃,2002;陳麗如,1996;洪文婷,2009;劉乙璇,2012;劉允軒,2017),文獻指出生涯定向問題可能與生涯自我效能或自我效能(游錦雲、李慧純,2010;謝茉莉,2003;簡君倫、連廷嘉,2009;簡君倫,2010;劉允軒,2017)、自我或家庭分化(陳怡樺,2008;張華甄,2012;黃儀婷,2016;劉允軒,2017)、生涯因應策略(黃儀婷,2016)、內外控信念和生涯焦慮(劉乙璇)有關。亦有針對華人文化的觀點,強調經驗兩種文化系統並存的雙文化自我的議題(洪瑞斌,2017;劉允軒,2017)。

  過去這些在台灣的研究看到青年的生涯定向困難,亦有研究者針對生涯發展的游錦雲與李慧純(2010)使用台灣高等教育資料庫資料進行檢驗,結果發現大學生在大三時之生涯未定向程度會負向影響大四時的生涯自我效能;而生涯自我效能會進一步正向預測學生就業意願。毛菁華等人(2008)針對技職院校女大學生之生涯發展與規劃進行焦點團體訪談,結果可以歸納出體驗學習及人我關係兩大影響因素影響生涯發展。王玉珍與吳麗琴(2009)深度訪談大一新生的生涯抉擇與適應,發現生涯抉擇的考量因素包括外在環境制度因素(包括制度保障、學業要求、環境距離、家庭背景與人際影響),以及內在心理因素(含個性自我認識、過去決定經驗以及決定風格等)。人際影響因素中以父母之影響最直接與普遍。在大學生生涯決策或發展之阻礙或影響因素大致可分為三大面向:環境脈絡因素、心理認知因素,以及人際關係因素。心理認知因素似乎與學習探索經驗相關,個體愈摸索自己興趣、建立自己能力,就有愈高的自我認識及自我效能感。但人際關係因素中家庭或父母親關係之影響很重要(洪瑞斌,2017)。

  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花旗銀行關懷台灣青年之生涯狀態,希望提升青年就業力,2017年起委託張老師基金會整體策畫專案,「青年培力計畫-青春培力.夢想給力」之方案便開始執行,本研究是2018年青年培力計畫的子項目,此方案在提供參與此計畫學員兼具廣度及深度的生涯促進方案,也希望能透過此質性研究更加瞭解與描繪台灣青年生涯狀態概況,以期未來進一步投注於青年生涯提升時,有更具體的需求與方向。因此本研究計畫就在「2018年青年培力計畫-青春培力.夢想給力」下進行台灣青年生涯狀態調查計畫。

  本研究透過「社會新鮮人」和「在校大四生」兩組團體訪談,希望了解以下問題︰大學生畢業時如何生涯方向和目標的尋求?尋找生涯(求職)方向過程所遇到困難或阻礙為何?生涯方向和求職目標與自己科系的關聯度如何?畢業後工作所需要的能力狀況?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求職與適應過程?

貳、研究方法

  本研究為了深入了解青年在生涯方向與目標的尋求、確定狀況,即進入社會的適應狀態,研究用採質性研究的焦點團體進行訪問,焦點團體訪談(focusgroup)是一個由主持人(moderator)帶領的團體訪談研究方法,屬於質化研究,也是近年來社會科學研究經常使用的方法。焦點團體訪談常會邀請同質背景的成員參加,由於參與者背景相近,可以使得討論產生良好的互動。主持人是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士,並非傳統的訪問者角色,而是要營造出自在的團體互動氣氛,俾便參與者可以暢所欲言,激盪出內心的想法、經驗與觀點。

  在國內較近年的研究中,調查自桃園市脊髓損傷者協會中147位會員,成功就業的脊髓損傷者佔32%(楊玫齡,2017);此外,一項對台北市、新北市脊髓損傷者協會195位的脊髓損傷者就業研究中,成功就業者佔31%(徐維停,2011);兩者一致提及脊髓損傷者的年齡與教育程度扮演重要因素,年紀越輕、教育程度越高則越容易返回就業市場。且部分認為女性、障礙鑑定等級較輕者較容易返回就業市場(徐維停,2011;楊玫齡,2017)。

  訪談問題包含:畢業時(前)有明確生涯方向和目標,如何找尋或確定的?尋找生涯(求職)方向或目標過程所遇到那些困難或阻礙?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求職與適應過程(社會新鮮人)?目前生涯方向和求職目標與自己就讀科系的關聯度如何?畢業後工作所需要的能力那些學校已有準備?那些是需要持續加強?(社會新鮮人)

  本研究分成「社會新鮮人」和「在校大四生」兩組進行。「社會新鮮人」組是訪問畢業三年內的工作者,在107年12月15日進行2.5小時訪問,共計9人,包含二位男性和七位女性,原10人進行訪談,因其中一位受訪者為大三學生,故其資料不列入。「在校大四生」組訪問在107年12月19日進行2小時訪問,共計11人,包含四位女性和七位男性,共十一個學院的學生接受訪問。詳細訪談對象如下表:

叁、研究結果

  兩個焦點團體訪談相關整理重要結果如下:

一、社會新鮮人

  根據「社會新鮮人」焦點團體訪談內容,整理如下:

(一)受訪者在校就讀期間多半對生涯感到迷惘,不知道自己是否適合所就讀的科系,但也有半數受訪者較為確認:

  未來畢業能做甚麼樣的工作,好奇、迷惘和探索的成分居多,像大岳就提到「大學時我不確定自己的方向,然後找了另外一個機會看看」。但有過半數受訪者在畢業前就有較為確定的想法,這些想法較偏向大方向,較難以明確的想法,像大佳就提到:「我覺得我到大學畢業的那個時候我已經是滿清楚的,就是確定自己有想要走心理輔導相關的專業,……其實我大學畢業那個時刻應該是已經非常清楚跟確定很渴望可以當中學的輔導老師。」另外,大薏也有類似的經驗,她說道:「在大三的時候會有實習嘛,然後在實習的過程我就覺得**聽起來就很熱血,等於說可以幫助別人然後,加上我自己實習過程中我也滿享受在那個服務別人的過程裡,其實透過大三那次實習所以我就很確定我畢業後我就是想當**。

  有些受訪者排除某些不喜歡領域,並沒有明確的目標和方向,大思就提到自己在大學所學沒有興趣,她提到:「我對程式其實沒有這麼在行,我覺得以這個為職業的話我會,就是比較辛苦,然後我想說反正剛畢業也沒有,說好聽一點就是沒甚麼好失去的嘛,就可以先去做自己以前就有興趣的,我就想說先去學紋綉之類的,所以我就去先做這個。」

(二)在受訪者生涯的方向上,家長的影響力較不明顯:

  多數受訪者比較依照自己的思考和決定向前行,但也有少數受訪者是順著家長的意見,就讀家長認為有發展潛力的科系,但受訪者仍在求學期間努力追求自己喜歡領域的知識,展現極大的動能和動力。像大榆提到自己的學習就受到家長的決定,他提到「因為其實我對輔導這東西就是有一點點興趣的,對對對,但是然後因為就是還是得順著家裡面的意思,因為我家裏會覺得說輔導這個出路不好。」即便如此,大榆依然積極爭取機會學習,像是「我甚至在就是可能在大三大四的時候,因為我那時候是在雲林念書,對然後我知道彰師有那個諮商輔導學系,然後我有去旁聽一年的課程。」

(三)生涯方向在大學畢業已確定,但可能隨著時間而改變:

  有些受訪者在大學就確認了方向,但在就業後發現自己的生涯決定是需要調整的,大佳從大學三年級就決定要當輔導老師,她提到:「其實我大學畢業那個時刻應該是已經非常清楚跟確定很渴望可以當中學的輔導老師。」在工作後遇到學校許多狀況,轉而想進修研究所成為心理師,其後大佳也提到:「當老師的工作一段時間後,我就覺得我已經很確定我想去做我真的想做的事情,所以我就是念研究所,然後一開始也是留職停薪,然後其實校長也是支持的。」

  大音也提到自己的經驗:「在畢業時,其實我就滿確定我不會想要走純設計,我會想要走可能比較整合型的,可能是偏行銷,可是其實我覺得在大學課程裡面對行銷的想法還是很模糊的,它其實不太會是一個學校的很完整的科系,……它通常是一門科目,所以我可能在上課的時候覺得哦我對這種課程的方向是有興趣的,我比較幸運的是在畢業之後我也是稍微有停一下,我大概六月畢業,然後我大概到十一月才開始找工作,然後在那個過程裡面我就覺得反正我就找行銷相關的工作。」之後大音也發現自己的興趣不在單純行銷工作,現在朝向心靈課程與行銷結合。

(四)在受訪者尋找生涯方向過程中,較少人有具體的計劃去執行:

  多半在大學生活中順勢而為,有人透過就讀研究所來增加思考的時間,像大岳:「有點像是不確定自己的方向,然後找了研究所機會再去沉澱幾年。」

  有人是在課程中透過老師的分析思考方向,像大佳就說到:「我們的科系前一兩年很沒有在學甚麼東西,……,我那兩年幾乎花所有的時間都在熱舞社,很迷惘吧,不知道到底未來要幹嘛,然後直到大三的時候,我覺得是因為上課,然後教授分享他自己工作的經驗,讓後讓我真的覺得,原來這個工作背後的脈絡和思考是甚麼。」也有人是在課程中找到興趣而向前行;也有人從自己的興趣中,計畫透過職業訓練來就業。

(五)受訪者在找尋目標過程往往會遇到許多困難:

  這些困難包含家人的反對、考試的不順利、身高的限制、不確定是否適合、健康的因素、性別的限制等。像大榆想學輔導,就被家人拒絕,他說:「其實我對輔導這東西有興趣的,但是因為就是還是得順著家裡面的意思,我家裏會覺得說輔導這個出路不好,那我其實也有想過說不聽他們的話做自己一點這樣。」大宜說:「我想考的是監獄官的三等,因為我不夠高,然後我後來就轉考觀護人,但是其實比較多就是往薪水的那個方向看,……,但在考試過程並不順利。」大依也提到:「反正我小時候就很想要去美國看看那我就去吧,然後我就去了,到那邊原本是想說可能在那一個旅遊或是打工的期間慢慢地思考自己之後到底要走怎麼樣的路,過了幾個月之後我還是沒有找到答案,所以我就回來了。」

(六)社會新鮮人在剛畢業時挫折感較大:

  有受訪者面對價值觀的衝擊,從滿強熱血的投入職場,對學校所強調的倫理議題,到工作現場被許多現實所限制,讓受訪者很難接受,像大薏提到:「就只有我一個社工,求職的時候他們沒有說,因為我是應屆畢業生,我希望爭取到一個社工督導的機會,但到我實際在工作的時候,上面的老闆就跟我說請一次社工督導要兩千塊,很貴,他就說那我原本是期待個督或者是團督的機會,但是他們說因為很貴,可能原本一個月一次就變成兩個月一次,然後到現在可能我已經半年沒有督導了吧!」另外,大音也提到初入社會的沒有信心,他說:「有時候即便主管讚美我說,其實你這個工作是做得好的,但我就沒有辦法認同,我會覺得你在安慰我吧,就是即便他會很常這樣的誇獎我,或是身邊的同事會說你這樣做不錯,可是我對那個認同是沒有感覺的,然後我覺得那是不符合我自己心裡對自己的期待,或者是我覺得真的是水準之上的表現。」

(七)若受訪者在大學就明確區分工作與興趣,經營自己興趣與工作之間的平衡,往往會調適較佳:

  這樣的受訪者比例低,大榆是依循著家族期待去就讀大學,雖然知道自己很喜歡心理領域,但沒有轉系,反而積極安排自己的學習,讓工作與興趣分開經營,目前在工作中可以找到成就感。大榆就提到:「其實我心裡還是會有那麼一點點想法是不要全部都順著家裡的意思,因為其實在這份工作是有成就感的,……,坦白講還是沒有那麼喜歡它,那剛剛講到就是在大學的時候,我那時候去00上課,那我是用旁聽的方式。在大學時代也積極參與訓練,取得義務張老師的資格:我白天可能就上這些課然後晚上就去就是義張初訓九個月的那,其實我到最後其實有順利取得義張的資格。雖然辛苦,還是積極參與和學習,展現了不凡的毅力,他說:所以那時候,那一陣子真的是特別累啊,因為回去的時候有時候都搭那種末班車,對阿,畢竟在00上完課之後我不可能在外面過夜,對啊就是還是要回到00隔天繼續上課這樣,對, 但是那時候就會覺得被,覺得好像就是心裡好像也不會這麼累,但就是很享受這種感覺。」

(八)新鮮人在畢業後的工作中碰到許多的困難:

  這些困難包含:自信不足、工作上的認同感、工作壓力難以調適、壓抑取代溝通、人力不足、沒有培育計畫,只有壓榨的做法。其中大薏的狀況尤為明顯,在一線工作上有成就感,但機構相對制度上不友善,她提到:「我剛畢業的時候是真的滿懷熱誠,……但是缺人的狀態就變成老師原本主責的學生就會落在其他人身上,然後加上我們辦公室行政組的人也缺人,就會變成他的工作量其實是壓在我的身上,但是到現在已經半年了就是一直沒有補人,……」也提到「現在的工作量就是我除了方案我現在身上背太多個方案,然後還有個案管理之外,……因為累積的太多了,就跟滾雪球一樣你事情處理不完,然後越滾越大越滾越大,就會累積到最後就是讓我自己完全不想面對辦公桌旁邊那些文書。」除了大薏之外,大筑、大慧和大依等也有類似的狀況,只是程度有差異。

(九)在對未來期待上:

  多數的受訪者對於未來有些模糊的想法,但多數也能對未來有些雛形,大音提到:「我覺得那個期待來自這一整年下來的自我探索的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我知道我的優勢在哪裡,我知道甚麼樣的工作是適合我的特質的,我會去找一個能讓我很舒服的發揮,又在那個工作上得到成長,就是那是我很想要的方向不會勉強自己。」大岳也提到:「園藝治療師之外,還是會關心台灣的文化資產,至於會有企圖心去做結合我,因為我很喜歡懷舊跟手作的東西。」大宜:「如果是我的話就工作來說就剛剛講司法跟心理有結合的話是最好。」大重的經驗是:「我的目標會是心理衛生這一塊,……,比我們實地去幫助一個個案還要來的迅速快速。」大薏也說:「但我本質上很是很想當社工,我希望我可以找回剛畢業時就是很有熱血的那個時候。」

(十)多重職涯的概念在這些社會新鮮人存在:

  受訪者希望把多元的專業持續精進,未來可以有多元化的展開生涯,大音、大佳、大岳和大思等對於未來都有多元的想像,可以在多方面發揮自己的長才。像大思就提到:「目前的繡眉之外,我其實一直都覺得有點遺憾,我在大學讀了四年的資訊傳播,可是我最後卻是走這個,雖然我沒有很在行在打程式上面,可是有的時候打程式我也會覺得滿有成就感的,就是完成了會覺得很快樂,我就想說就是我可以邊做那個然後邊繼續進修,然後將來有機會可以帶回去。」

二、「在校大四生」焦點團體訪談重要結果

  根據「在校大四生」焦點團體訪談內容,相關整理重要結果如下:

(一)受訪的大四學生中,普遍有打工與社團經驗:

  每位受訪者都有打工經驗,且有社團經驗也占了大部分,在餐飲業打工的受訪者居多,像小哲、小豪、小慧和小佑。大部分受訪者對於未來生涯沒有明確方向,像小儒:「其實我對我自己的未來,就是念完,我其實還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目標說到底要做甚麼。」小馨也提到:「我未來的規劃是比較不確定性。」小哲亦說到:「我還不太明確,我想走的都是非本科系的,就是都不是中文相關的.就是像是就是做體育線的記者之類的。」

  少數人已確認自己的大方向,像小豪和小岩,但這確認也比較屬於大範圍的,例如:「小豪就給自己畢業後兩年度假打工機會,然後回到自己所學的市場行銷上。」小岩表示:「我有一個明確的方向,我想走當代藝術家,…..現在滿多當代藝術家,……,就是他不局限於某種媒材,他可以是攝影錄像,是立體裝置,可以是平面繪畫可以是設計,可以是甚麼都看你,他是很多方向去,他是以思想為核心,然後再用思想出發去做你需要的媒材或相關的媒材,就是而不是以可能我可能篆刻,然後就一直以篆刻為媒材去做創作。」

  可能順著家人的意見往他們信賴的方向前進,像小丞自己沒有太多想法,家鄉有的上市公司就是家人希望他前進方向,他也沒有太多的想法,就是順勢而為。他說:「之前大一剛進來的時候就是想要去考台塑,就是未來想要做台塑六輕,然後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畢業,然後就先慢慢來。」

(二)多數受訪者曾思考未來生涯方向,也多半經驗方向的調整歷程:

  有部分受訪者曾掙扎要不要就讀研究所的計畫,透過學習歷程與他人討論後,有些調整和轉變,但尚不容易確認,像小真:「我原本是想說畢業後先讀研究所,後來系上的老師都會請很多讀研究所的博士或研究人員來我們班會演講,他們每天都是關在研究室裡面做實驗,然後也沒有跟外面接觸,每次在演講聽一聽就是覺得當研究員好像很無聊,……,所以後來我就放棄了讀研究所這個想法,可是還是沒有想到說自己未來要幹嘛,最近突然想到我之後說不定可以去婚禮布置公司。」小仁也提到:「我覺得對碩士很抗拒,不想讀書。一開始有糾結過啦,後面漸漸的就沒有。」

(三)國外度假打工擴展自己的視野,懷抱很大的期待和理想:

  有受訪者提到大學就到國外打工的經驗,期許自己在畢業後能有更多時間到國外學習和工作,小豪就提到︰「去年暑假的時候我到美國的全世界最大的遊樂園在那邊打工旅遊,我畢業之後,在美國西岸去完三個月之後,我應該先回台灣等當兵,然後當完兵之後我想去澳洲一年,……,後再回來台灣,我想說就是這兩年看一下世界到底長甚麼樣子,然後看有沒有機會在,如果有辦法的話可以留在那邊做不一樣的工作,如果有機會,那如果沒有機會就回台灣,然後我應該會照自己本科系的步調走吧。」

(四)尋找生涯方向的過程中,工讀是有意義的:

  透過工讀過程與實務接軌,多方嘗試之下,讓受訪者體會自己的適配性。像小仁,大學簽下模特兒的經紀約後,就調整自己的原來目標,往這方向邁進「我原本是空姐嘛,可以飛來飛去覺得很帥;然後模特兒在那邊走來走去,感覺也滿帥的,開始深入了解,……,空姐的話就是英文要好嘛,這一點對我來說是最大的阻礙,一直飛來飛去的話會失調之類的,……甚麼空姐就是要忍氣吞聲阿,客人對你做一些甚麼行為,其實你不太能跟他正面對質,就是公司可能會要求你直接跟客人道歉這樣,待遇可能還不錯,可是被客人的那個態度,我無法接受。所以後來就轉到模特兒,我心裡做很多建設欸,開始說甚麼是光鮮亮麗阿,背後有多辛苦多辛苦多辛苦這樣,我其實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接受如果我要選這項工作我需要接受的這些狀態,後來去適應了。」

  有受訪者因工讀機會感受自己在工作上的喜好方式,進而成為後續生涯的選擇,像小豪就因為暑假出國打工而有到國外工作的計畫和想法。

(五)學校的實習制度未能完善提供學生機會:

  因各學系有所不同,有些領域的學習在校園課程沒有提供適當的實習機會,學生個別就需要向校外尋求資源學習。也有將實習列為選修課,若未透過系上積極分配實習的制度,導致較被動的學生找不到實習機構而徬徨。

  像小慧就提到:「之後應該會想要去行銷傳媒或是廣告公司公關公司,也是跟我現在讀的本科系有關的工作,但是因為我沒有參加實習,實習課是選修課,也沒有去進過電視台做過,我會怕就是我之前沒有經營的,進去就從零開始這樣子。」小佑也說:「我原本想說照原本科系的方向走,我想說透過我們科都市計畫系的實習,然後在透過實習去找到正職的工作這樣子,可是我目前也還沒找到實習啦。」

(六)沒有明確方向的受訪同學,畢業後會以工讀領域的工作先做:

  沒有明確方向的受訪同學,畢業後會在工讀領域繼續做做看,但這些工讀與就讀科系多半沒有直接的相關性,像小仁、小馨和小岩。有少數受訪者希望可以和就讀科系接軌,但沒有找到適當工讀機會的遺憾,像小慧說:「我之前打工都是做餐飲業服務業,本來這學期沒有想要再做跟餐飲業服務業,就投了一些有關電視台的工讀生,但沒有等到,然後我們要做畢業製作,就是拍片要花很多錢,就沒有時間等,然後就想說路易莎上了就先做,就我覺得餐飲業做久了會覺得一成不變,然後好像不是我要的。」

(七)對於學校培育的能力,多數受訪同學覺得是有意義的:

他們提到所學科系未必與自己想前進的方向相同,但可以提升他的能力。像小仁:「因為我工作跟我們系的就是不相關嘛,我們系給我的比較自身的東西,讓我自己去反思阿,這個系對我的幫助應該就是對自己的深化,和對我自己在人際方面或者是觀察方面會比較有提升。」小儒也提到:「我覺得真的就是內化,因為外文系念出來不一定進入商界嘛,學你英文只是工具,就是自己內化這些。」

(八)部分受訪同學體會生涯方向的重要性外,企圖心和時間管理和重要性:

  小慧提到:「就越投越多越投越多,然後我覺得就是就目前現在這個狀態就是到畢業前,我覺得現在有做得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時間規劃跟分配吧。」小哲也會說:「其實我覺得我們大四畢業生,現在就是說就是對未來做努力做規劃很重要是要有企圖心,就是要不斷去推自己,因為我們現在已經是一個大人了,然後我覺得我比較缺乏這個。」

  有時經濟條件的配合,方能讓學生追尋自己的方向,像小馨從高中畢業後就忙著賺錢貼補家用,後來才有機會念大學,大學要畢業了,其實功課不錯,因經濟原因暫時不能就讀研究所,她說:「過去家人就是希望我去打工分擔家計,……,然後考到了這個系其實也是誤打誤撞,……因為班導師他一直希望我五年一貫的研究所,我們學校的人力資源的科系,然後同學又有建議我去考公立的研究所。」

  更有受訪同學表示,自己有心儀的發展的方向,卻不知如何前進和準備,像小哲他想往運動記者前進,卻不知道該如何準備,他說:像是就是做體育線的記者之類的,卻沒有機會接觸,……,目前有受籃球裁判的訓練。

肆、研究結論與限制

  從以上所得之研究結果,提出結論與討論:

一、研究結論

(一)社會新鮮人團體:

  受訪者在校就讀期間多半對生涯感到迷惘,不知道自己是否適合所就讀的科系,但有半數受訪者在畢業前就有較為確定的想法,這些想法較偏向大方向。但在尋找生涯方向過程中,較少人有具體的計劃去探索,多是順勢而為。

  在生涯的方向上,家長的影響力較不明顯:多數受訪者依照自己的思考和決定,但有少數受訪者順著家長意見,就讀家長認為有發展潛力的科系,但受訪者仍在求學期間努力追求自己喜歡領域的知識。

  部分受訪者在大學畢業前就確認了方向,但在就業後發現自己的生涯決定可能因現實、條件、興趣而需要調整。且受訪者在找尋生涯目標過程往往會遇到許多困難,這些困難包含家人反對、考試不順利、不確定適合否、個人條件的限制(身高、健康、性別)等。

  社會新鮮人在剛畢業時挫折感較大:有受訪者面對價值觀的衝擊,從學校強調的倫理議題,到工作現場許多現實的限制,讓滿腔熱血的受訪者難接受現況。且新鮮人在工作中碰到許多的困難:包含個人方面之自信不足、工作認同感低、工作壓力難調適;環境方面之人力不足、沒有培育計畫、壓榨員工的做法、機構制度不友善等。

  多重職涯的概念在這些社會新鮮人存在,受訪者希望把多元的專業持續精進,未來可以有多元化的生涯開展,包含個人興趣與大學主修專業同步開展,或是跨領域結合(如司法與心理)。

(二)在校大四生團體:

  受訪者普遍有豐富打工與社團經驗,但大部分受訪者對於未來生涯沒有明確方向,少數人已確認者也屬於大方向。但多數受訪者曾思考未來生涯方向,也多半有過方向調整的歷程:如部分受訪者曾掙扎是否讀研究所,透過學習歷程以及他人討論後,有些調整和轉變,但不容易確認。

  在尋找生涯方向的過程中,工讀是有意義的:有受訪者透過工讀過程與實務接軌,讓受訪者體會自己的適配性;或因工讀機會感受自己在工作上的喜好方式,進而成為後續生涯的選擇。

  學校的實習制度未能完善提供學生機會︰有些領域的在校課程沒有提供實習機會,學生就需要個別向校外尋求資源;也有將實習列為選修課,但較被動的學生找不到實習機構而徬徨。對於學校培育的能力,多數受訪者覺得是有意義的:他們提到所學科系未必與自己想前進的方向相同,但可以提升專業能力或軟實力。

  沒有明確方向的受訪者,畢業後會以工讀領域的工作先做做做看,但這些工讀與就讀科系多半沒有直接的相關性。也有人寄望出國打工度假之壯遊擴展經驗。

  部分受訪者體會生涯方向的重要性外,還有時間管理和企圖心的重要性:受訪者提到畢業前時間規劃跟分配、對未來嘗試做規劃、保持企圖心等。也有受訪者雖自己有想要的方向,卻不知如何前進或因經濟限制而受阻。

二、研究限制

1. 訪談時間分配到每位受訪者,可以回應的時間有限,導致原來預計訪談的問題,後面部分無法完成。

2. 社會新鮮人的焦點團體受訪對象的領域過於集中助人領域科系畢業,僅有一名是來自於理工科系,也沒有來自農醫科系的受訪者,讓訪談結果廣度受到限制。

3. 大四學生的焦點團體對象,全數來自於一所私立綜合大學,讓訪談結果廣度受到限制。

4. 社會新鮮人團體的訪談地點較為狹長,且有一位受訪者遲到將近三十分鐘,有些影響整個訪談程序進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