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caservice@gmail.com
+886 903304301
    Home / 助人者的專業生涯 / 【助人者的專業生涯】志工助人歷程

【助人者的專業生涯】志工助人歷程

0

林宜嫺 / 企業人力資源、志工


就像很多故事的原型般,原本是追逐其他目標的主角,在過程中誤闖了森林、城堡、或其他不在預期中的冒險之地,從來沒有接觸過心理諮商輔導的我,過去亦甚少閱讀所謂心靈成長書籍,成為一位助人志工,是我從來沒有預想過的生涯景象之一。七、八年前,我以人力資源工作者的角色,去學習一項職涯測評工具,也順利取得了職涯顧問的認證,然在與個案談話的過程中,我感覺到之前一直偏重工具解析的訓練,無法帶給個案更個人化與深度的探索,因此起了想學習輔導實務的念頭。在朋友推薦下,我接受了義務張老師的訓練,展開了至今為期約六年的義張服務歷程,也把我推進了迷人的心靈探索之旅。

比如,我發現,生活在一個講求效率效能、專業、成功主義的現代世界裡,在一個從小講標準答案、升學競爭、要求追求卓越環境長大下的我(而且我也一向努力當個好學生),遇到各式各樣難以預測的個案狀況,內在立即受到威脅挑戰,而開始焦慮不安。當我過度地看重助人工作中自己的表現,是不是不夠好、不夠專業、不夠有效率等等的自我質疑聲浪就像暗流,隱諱地限制了我在接案現場和個案更真實地接觸。我前幾年解決焦慮的方式,是大量地上工作坊與閱讀各種取向的書籍,彷彿知道更多,自己就會更厲害,就像想藉由擁有更多去獲取安全感般,而這更深的意義其實也反映出我對自己價值感的不足。

但心靈總會引你走往你真正嚮往的去處。我開始有一種感覺,理論與技巧依舊是很重要的工具,讓助人者更有效能的協助個案,但往往是助人者與個案之間的關係,才是支持個案內在有質變發生的基底。在我的經驗中,多數個案帶著惶惑、不安、受苦的過去所有經驗來與我相遇,往往也會擔心眼前的這個人(而且「老師」這個辭通常在無形中就被架高到一個更有能力更權威的位置)怎麼看自己。若我無法在會談空間的當下與個案真實地接觸,開放自己去體察個案的感受,與個案一起營造出更放鬆與寬廣的內在空間共同探索,而是隱身在自大的腦袋後(就像過去習慣解決問題的方式一樣),想著如何對治個案帶來的問題,類型化這個人,展現自己有能力協助解決個案難題,其實是不尊重個案的主體性與身為人的豐富性和獨特性,更遑論細緻的陪伴與接納了。但這,其實不也是我過去習慣對待自己的方式,不夠肯定自己內在的聲音,總是要抓著外在的認定才會安心。

慢慢地,我把眼光由向外抓取轉為向內探索,我學習提著夜燈勇敢且耐性地探照自己心靈的角落與幽微之處,我內在的空間一點一滴地寬廣起來,開始欣賞與尊重自己的經驗和價值,不再那麼惶惑地依賴外在的權威與肯定,我感覺自己行步在變化莫測的心靈幽徑中,越來越穩定踏實(即便焦慮與自我質疑仍會在),就像在助人工作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個案與問題,我開始慢慢練習安在各種不確定與「不知道」中更放鬆地與個案相遇,而這樣的轉變,也才得以有機會營造出一個更廣闊安全的空間,讓個案更能勇敢自在地與內在接觸,肯認自己。

因為助人工作,讓我有機會好好踏進自己廣袤深邃的心靈秘境不再錯身而過,現在的我,不想當俯身而望的天使,也不想當擁有魔法仗的問題解決專家,我更願好好行落個案內在的幽谷高峰,陪伴他們一步步出入人世各種愁苦哀樂,讓個案的心靈現實有個地方好好地被陪伴與安放。行筆至此,我想到文.溫德斯的電影「慾望之翼」,在大部分黑白的畫面中,唯有兩個人真實地情感觸身時,畫面瞬間轉成彩色,愛或受苦,因被認出,不再孤單,生命的力量,於焉滋長。

本文章刊登於第30期電子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