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caservice@gmail.com
+886 903304301
    Home / 新書專欄 / 【好書推薦】大人的友情:在大人之間,友情以什麼樣的面貌存在著?

【好書推薦】大人的友情:在大人之間,友情以什麼樣的面貌存在著?

0

鐘穎 / 高雄中學輔導主任


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王予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11/08


在心理諮商室裡,友情這件事對青少年與大學生來說應該是很常見的話題。特別對剛轉換新階段的一年級生(不論國一、高一還是大一)來說,急著想跟新同學建立起深厚情誼,應當是每個人都曾有過的願望吧!

就這樣慢慢地長大,漸漸地習慣,認為交朋友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是對進入社會後年紀漸長的我們來說,建立友情其實沒有想像中單純與輕鬆。首先是摻雜了更為明確的生活目標與期望,職場上敢坦承自己內心想法的人越來越少;其次是在建立了家庭後,時間多數都用來陪伴家人,自然很難有心力再去思考朋友這件事。幾年過去,才突然發現朋友日漸稀少,除了工作與家人外什麼都不剩的大有人在(甚至有人只剩下工作,連家人都給丟在腦後了)。哀嘆著自己的世界越來越狹隘,追想過去跟朋友在一起的歡鬧時刻,但這一切只能在同學會裡回味了。

然而大人的友情並不那麼單純。同學會裡,發現過往的好友升官發財或小孩讀了名校,這時心中的滋味真是百感交集。一邊想著「過去的我也不差啊!何以自己的人生原地踏步呢?」,一邊舉起酒杯恭喜往日同窗或閨密,回家後兀自悶悶不樂,說什麼也搞不懂自己的生活出了什麼問題。突然想到連好友的成就也要嫉妒,真的把自己嚇了一跳!諮商室裡這樣的對話還真的不少見!

不只如此,性的因素也很微妙地在友情中作用著。男女之間到底有沒有真正的純友情呢?身為日本榮格心理學的大師,作者河合隼雄認為是存在的,但通常存在於曾經的戀人或夫妻分手後,仍以好友的身份彼此往來。「換句話說,就是雙方的關係從性的關係中畢業。」雖然不敬,但我仍須說,畢業的只是肉體,性仍在雙方的心靈上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並且在許多時刻還會再冒出頭來影響雙方的下一段關係。與新的對象做愛時,難免會把過程與表現跟舊人比較,這時再來回想跟前人發生過的某些片段,一場性愛其實包含了彼此、及彼此的前伴侶等,最少四個人在同個場景。這麼隱私的事很少會跟對方談起。

很多個案跟學生都會有的疑問是:「分手後有可能繼續當好朋友嗎?」關於這一點我不敢下絕對的斷言,然而我觀察到的現象是,分手後還糾葛不清當炮友的很多(結局當然也不太好),真的能將過往昇華為好朋友的實在很稀有。比較正常的發展是雙方都認識新對象,進而把前人給遺忘。換句話說,未來補償了過去,而過去也消失於未來。

性的吸引力會很強烈地在友情中發酵,這一點從動物身上就可以窺見。只要發情期一到,雄性就會努力地想要吸引雌性動物與之交配,人類是四季發情的動物,要免除這個影響真的不太容易。異性的存在相當程度上撫平了我們的性衝動(特別是男性),這一點可以從男、女校的校風觀察得到。國中時因為男女同班,很少出現的跟性與暴力有關的激烈言詞,在升上高中念了男校後,在短短的一個學期內就會出現,並成為班上同學彼此互開玩笑或揶揄的口頭禪。與性
有關的侵犯性衝動,在被剝奪了日常生活中與異性同進出的機會時就因此「衝動外化」(acting out)的案例相當常見,隔了一年再見到國中同學後,過去的女性同窗往往會驚訝地發現以前的朋友在對待女性的態度上似乎變了個樣。

性的問題在雙性戀者之間也相當複雜。一般的異性戀或同性戀只需要提防自己的另一半不要跟特定性別的男孩子或女孩子太過密切,但對方若是雙性戀者,自己的安全感可要夠高比較好。師生關係同樣要注意,亦師亦友,常會一個不小心就發展出戀愛關係。教育部早已明文禁止師生戀,作家林奕含與補習班名師陳星的事件發生後,相關問題又激起了熱烈的討論。我很難說這底是對是錯,特別是在學生已經成年了之後,更加難以判斷。但由此便可知道性在友情之間常常扮演著破壞界線的角色。其實師生之間自有一份超越友情的特別情感,學生因為老師的愛護而促進了人格與專業的成長,老師則因為學生的成長而感到充實與人生的意義。可貴的師生之情,在發展成情感關係前,都應暫時冷靜,找友人、長輩或諮商師先談談才好。

除了性以外,背叛也是友情中常見的議題。說好一起不結婚的姊妹,在大三時因為研究所學長的追求而變調,漸行漸遠的兩人於多年各自結婚後,彼此都沒有發帖子給對方。說好一起在T大日文系畢業的高中好同學,大一結束時,其中一人竟然暗地重考讀了法律系,留下錯愕的好友在暑期宿舍裡哭了一學期。性與背叛更可以結合在一起,被A拜託派去探問學妹口風的B,竟然在努力穿梭了兩個月後突然宣佈與學妹交往。相互稱兄道弟的好朋友,其中一人在服兵役時,休假回鄉竟發現延畢的另一人竟在自己服役期間熱烈追求自己交往多年的女朋友。由於雙方認識頗深,彼此的優缺點也相當清楚。見縫插針和造謠起來,更是比誰都厲害百倍。

背叛造成的痛苦往往可以延續十數年以上不會忘懷,然而再怎麼大的痛苦,只要時間一長,生活就會慢慢地治癒我們。身為治療師的人,只要盡量讓當事人在生活的道路上繼續向前走,就可以確信他們終會將傷痛轉為成長的食糧。幾乎所有的個案都曾在治療快結束前告訴我,好友的背叛讓他們真正地長大了,一如梁靜茹那首多年前的歌。

「你的回答,…讓這個曾深愛你的女孩, 一夜長大。」

本文章刊登於第28期電子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