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caservice@gmail.com
+886 903304301
    Home / 助人者的專業生涯 / 【助人者的專業生涯】一位孩子的輔導歷程

【助人者的專業生涯】一位孩子的輔導歷程

0

張承心 / 臺北市立龍門國中輔導教師


個性較為退縮、壓抑的小宇,不擅於表達自己,不但與班上同學相處不佳,發生肢體衝突,也出現性平事件,導師為此感到輔導困難,因而轉介輔導室,後來經由輔導教師進行瞭解後,邀請導師、家長、特教教師以及相關人員,共同討論小宇狀況,擬定適合小宇的初步輔導服務方式。希望透過團隊的討論與分工合作下,逐步改善小宇的適應情況。

一開始,輔導老師透過母親了解小宇的家庭背景與狀況。小宇與爸爸、媽媽、弟弟同住,媽媽曾經表示過小宇極少向家人坦露自己內心的想法,因此較難以了解小宇的內心世界,小時候,小宇只要做錯事情,就會躲到大人找不到的地方,動作瑟縮,大人們也會因此結束對小宇的懲罰,長大之後,小宇做任何事情都要透過弟弟幫忙詢問溝通,不敢自己直接和爸爸媽媽對話,有任何事情也都會說是弟弟做的。

輔導教師也同時是小宇任課老師,在課堂中觀察小宇狀況,發現小宇主要的問題在於其人際互動上。一方面個性文靜冷漠,與班上男生少往來,大家對他都不甚瞭解,且容易因小誤會與同學發生肢體衝突。有一次,因為與同班男生發生肢體衝突,施以過大的力道,將對方打倒在地並立即就醫。人際關係也較為貧乏,在班上只有一位要好的同學,兩人的興趣皆是畫圖,會一起創造故事人物與情節,兩人也愛好烏龜,放學後常相到學校附近公園欣賞烏龜。

另一方面,在兩性互動上,小宇對異性十分好奇,曾有過偷窺女生上廁所、偷看女生裙底的事件發生。隨著青春期的到來,小宇對異性越來越感興趣,卻不知如何吸引異性注意,逐漸衍生出兩性互動的問題。

輔導教師透過訪談家長與孩子本身、任課教師對小宇平日教學觀察、與特教教師提供諮詢,對小宇能力進行評估。綜合評估認為因小宇個性內向,較壓抑退縮,通常一發生事情,小宇都會將責任推到別人的身上,深怕自己被罵或被責怪。( 例如:老師說:「你們晚到教室了」,小宇通常就會立刻回應:「是他帶我去…」)。小宇的學習能力與表現不佳,小宇上課時雖然都安靜聽講,但學習成就不佳,國文學習成就尚可,英語及數學落後,研判主要是國小基礎不佳,且常常一心二用,上課時偶爾會拿出自己的繪圖本畫四格漫畫,直到老師制止才會暫停;對於升國中後複雜的學習內容也沒有信心。口語表達尚可,但與他人對話時,小宇的眼神很少聚焦在對方身上,通常會往下或往旁邊瞄。興趣喜好比較靜態,對於參與一般男生運動、電腦競技方面的話題不感興趣,是個低自尊的孩子。

在提供初步輔導服務後,輔導主任邀請外聘專家學者、輔導教師、家長與導師與會,共同召開輔導需求評估會議,一同討論小宇目前偏差行為與學習問題,研擬出適合小宇的初步輔導方向與方案。包含:安排性別平等課程:由輔導教師提供性平輔導課程,讓小宇學習、了解與人互動應注意之「身體界線」、學習當對方說不要時,要尊重對方的感受。另外,提供個別輔導諮商:由輔導教師和小宇進行雙向溝通技巧、我訊息傳達的練習。以及,提供家長諮詢:透過與家長的晤談,了解親子互動的情形,並適時提供親子溝通互動的方法。最後,提供特教諮詢:針對小宇衝動控制的部分,家長對於就醫、用藥方面產生之疑慮,由特教教師提供家長諮詢與協助。也針對課業不及格問題與教務處教學組合作,及早補救教學介入。

透過這一年來的輔導,以及導師、家長的合作努力下,目前小宇定期至醫院就診服藥,輔導教師、導師與家長亦保持密切聯繫與溝通,經評估後發現小宇目前狀況逐漸穩定,亦減少行為問題之發生。此外,小宇參加補救教學一學期,課業已有起色,也與課後班老師建立良好的關係,願意主動參加學習輔導。目前由輔導老師持續輔導與不定期進行追蹤。

系統合作在學校輔導工作佔有重要角色,親師生間的溝通與了解、學校體制良善的合作關係,甚是與專家學者對談的收穫與實踐歷程。在這輔導歷程中,每一位參與者的每一次如同翻書般的專業討論與反思、各項專業資源注入、個案本身生命活力,這些互動與運轉是促成個案的改變與成長的重要拉力。而我感到很幸運能看見過程中那美好的流動。

本文章刊登於第26期電子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