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caservice@gmail.com
+886 903304301
    Home / 特別專文 / 【特別專文】國際生涯發展師培訓心路歷程分享—改變是為了更好

【特別專文】國際生涯發展師培訓心路歷程分享—改變是為了更好

0

趙娟黛/龍華科技大學教務處課務組組長


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我在1998年做了人生中一個巨大的轉彎來到了和一般職場不一樣的環境,進入教育界、讓自己也徹頭徹尾的改變了。

還記得那一年30歲,在商界闖蕩了9年,看到企業聘任的大學生都不合用,老是抱怨工作太累、工時過長、沒有自由、老闆白目等等,認為自己才是世界的主宰者,其餘的人都是配角,唯我獨尊!看到這樣的社會新鮮人越來越多,被自己的抱怨與自滿淹沒,心中非常的不捨他們浪費了生命與青春。當時在台灣某大企業擔任副總秘書的我,被一個正值青春無敵世代的小夥子感動了,他羞澀地拿著一個小禮物與包裝紙前來找我,希望我能幫他包裝,因為他想送給心儀的女生,讓他開心,看著他充滿幸福的微笑,我也感染了他的喜悅。隔天九點鐘這個可愛的小暖男居然沒來上班,我正在狐疑怎麼了,卻也被一連串的公務忙到不可開交,時間過了十點鐘,這時還是不見他打電話進來請假,於是同事打了通電話到他家中,方知他早已經出門來上班,在那個還沒有手機的時代,我們不禁擔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於是乎同事沿著他家到公司的路上搜尋,終於發現了他在路途中因為心肌梗塞而離開了我們、離開了他還在萌芽的愛情、離開了無限可能的未來…這讓我非常的難過,如此的青春年華卻經不起生命的開玩笑,經由他的離開,我明白生命的脆弱,也了悟要把握當下去做該做的事情。因此,我投入了教育界,要將我對生命的尊重、對青春的珍惜、對人的熱情奉獻給那些還可以改變的孩子。

來到教育的大觀園,懵懵懂懂地一個科目接著一個科目的教下去,我用盡力氣將我在企業所學到的人情世故倫常都融入課中想要交給他們,但是我也挫折了好久,因為被批評說我不該拿國立大學高規格的尺規來量私立學校的孩子,我不該動作太快想要解決事情卻忽略旁邊人跟不上而備感壓力,我沒資格教他們,因為我沒有相關的職涯教育背景…這時我的熱情被澆熄了些,因為種種的他們說,我不禁開始動搖,人的本質真的有分好壞?不然何來國立、私立之別? 原來善於處理事情也是種錯誤,因為忽略別人的感受就會讓我們開始樹敵而不自覺。而實務經驗在這麼多人眼中卻是一文不值,非要有畢業證書或證照背書才算數。於是,一年又一年下來,我想要幫助孩子進入職場的初衷也被慢慢孤立,被想要指引他們的夢想放逐了。

在其中我載浮載沉,彷彿離光明越來越遠。這樣的情況直到來到了新的學校,才慢慢有了轉機。2013年,一封校園訊息點燃了我即將熄滅的火,我看到學校對職涯導師的大量需求,為了能順利招募這樣的老師去幫助更多的大學生能順利找對職涯的路,給予參與老師免費的訓練與考照方面的協助,參與者除了需要貢獻暑假參加訓練外,並沒有其他額外的附加需求或條件。這封信讓我的心都熱了起來,二話不說即刻報名,因此我投入了整個暑假參加了學校的國際職涯發展師的培訓,並利用接下來將近7個月的時間進行演練等各式各樣的訓練,終於在2014年3月13日拿到了美國NCDA認證的國際職涯發展師的證書。這張薄薄的紙對我是一劑強心針,因為我終於能夠名正言順地去幫助同學,讓他們對我的專業放心,有了證書,應該不再有人質疑我的資格。

從那時候開始,我將自己投入了一系列的職涯相關活動,除了參加教育部青年發展署舉辦的種子師資之外,也獲得相關計畫案的資金挹注,讓我能順利辦理工作坊,邀請更多老師為職涯的推動一起努力,同時也有機會邀請同學參加實作工作坊,拍攝微電影與紀錄片,然後參加全國競賽,讓他們的履歷上有更多的事蹟可以書寫。除了能邀請不同層級的人參與,透過一連串的活動,也讓我有機會將職涯推展變成職志,藉由認識與了解更多人,讓我於其中共同成長。

2016年,是一個特別的年。藉由參加一個位於高雄的超級講師活動,我認識了輪椅界的林志玲-張雅如、以及輪椅界的金城武-林昭坤。雅如17歲時因重大車禍頸部以下完全癱瘓,他需要重新練習與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能忘記呼吸這件事;昭坤25歲時在下班時遭遇車禍,頸椎六、七節嚴重受創,經過兩年多的住院和復健才拾回他的生命。但是他們擊敗脊髓損傷的身體限制,去坐飛行傘、划船等運動,逐步實現自己的夢想。雅如目前是廣播電台的節目主持人,她用生命經驗去激勵更多的人,並與昭坤成為生命教育講師,全然無私地將他們對生命的熱愛與勇敢挑戰的理念散播出去。他們對生命的奮鬥,讓我一直告訴自己,若一個連呼吸都要如此努力的人能夠積極地活出生命的精彩,那麼我們這些好手好腳的人又有什麼好抱怨的? 人生除了肢體的殘缺,有更多的是無遠弗屆心心相連的感動與世界上每個可愛的生命與美好。

就如同林達宏這個充滿力量的超級講師所言「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是永遠不變的,唯一不變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任何東西都在變。」唯有活在當下,充滿感恩,去影響更多人朝向上、向善的道路前進,這樣才能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生命才會變得有意義。常常有人在問什麼是生命的意義,其實生命的意義因人而異,惟有活出真正的自我,才能讓自己與他人的與眾不同顯現出來,然後才能貢獻回饋給這個社會與大環境。

唯有如此地從身教、言教雙管齊下去指引學生探索他們自己的職涯路,才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力,讓這些受惠者也可以將這樣的熱力向下延伸,共同努力讓壯有所用,幫助更多的人,進而將社會的陰暗面減少,畢竟人性之光是黑暗的救贖。在影響他人的同時,如我們這般的職涯老師也才能將角色扮演地名符其實。職涯這條路或許有岔路,但是只要有信心,改變就可以讓我們越來越好。

本文章刊登於第25期電子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