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caservice@gmail.com
+886 903304301
    Home / 生涯電影院 / 【生涯電影院】親親小媽(Stepmom)

【生涯電影院】親親小媽(Stepmom)

0

黃素菲 / 國立陽明大學人文與社會教育中心副教授


 劇情簡介

路克與賈姬從大學時代相知相戀,畢業後也順利成章的結婚。而且還有了兩個愛的結晶,安娜與班。但兩人因為個性、觀點的不同,導致在生活中仍有諸多的差異與爭吵,而協議離婚。兩人雖然離婚各自住在不同的地方,但仍讓一雙兒女共同生活,安娜與班都一同住在爸爸家,或一起住在媽媽家。

在離婚後的幾年間,路克又認識了伊莎貝,伊莎貝是個年輕、有創意、當紅的攝影工作者。因為兩人想要再共組家庭,路克工作也愈來愈忙的緣故,伊莎貝開始參與照顧小孩的工作。但安娜與班對賈姬有高度的忠誠,始終就是媽媽好,伊莎貝做什麼都不是,還遭到兩個孩子的冷嘲熱諷。也因為參與孩子的照顧工作,伊莎貝開始無法像過去一樣高度配合工作的需求,工作也開始出現危機。

在某個意外的機會,伊莎貝不小心翻看賈姬的信件,得知賈姬生病的秘密。而路克也親口對賈姬說想迎娶伊莎貝。三個大人在這樣的重大事件中,取得協議,利用家庭會議的形式告訴安娜、班,家庭的重大事件。也因為家人這樣開誠佈公,反而開啟了一道契機。為了陪賈姬走生命的最後一段,家人間的感情找回來了,更重要的是新生了,兩個家庭(路克的第一段婚姻、第二段婚姻)融合了。

 

導演、編劇(1998年/彩色/125分鐘)

導演:克里斯 哥倫布(Chris Columbus)

哥倫布生於賓州史班格勒,成長於俄亥俄州的青年鎮。他曾於知名的紐約大學Tisch藝術學院修習導演課程。哥倫布仍然在學即以劇作家的身份獲得成功,後來他陸續寫了幾齣由史蒂芬史匹柏所製作的原創劇本而獲得好萊塢的卓越名聲。他編寫的作品包括【小精靈】(1984)、【七寶奇謀】(1985)以及【
出神入化】等片。後來哥倫布又以他在俄亥俄州工廠工作時的經驗,寫出【Reckless】 (1984)的劇本。
這些編劇成就讓哥倫布得以執導他第一部電影作品,【Adventures in Babysitting】 (1987)。之後與約翰休斯的一次會面,讓哥倫布得以執導【小鬼當家】(1990)、【小鬼當家2:紐約迷途記】(1992)兩部片。哥倫布的票房喜劇【窈窕奶爸】(1993),由羅賓威廉斯和莎莉菲爾德主演,獲得影評和觀眾的讚賞。

哥倫布還執導由茱莉亞羅伯茲和蘇珊莎蘭登所主演的【親親小媽】(1998),本片由潔西尼爾森編劇,她具有編導和製片等多重身分,她執導的電影《超級大奶媽》,這部片子因為非常貼近女性觀眾的心而獲得很高的評價,另外由布魯斯威利和蜜雪兒菲佛合演的《Kiss情人》則是由她擔任製片。

哥倫布最新的作品是,執導【哈利波特:神祕的魔法石】(2001)一片的任務,這是第一部改編自J.K.蘿琳的系列著作的電影。哥倫布選角選上了毫無經驗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艾瑪瓦特森和魯柏葛林特,領銜演出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妙麗與榮恩。他展現出他培養並琢磨年輕演員,並將他們變成天生演員的本領。【哈利波特:神祕的魔法石】的成功之後,接著就是再度獲得票房肯定的【哈利波特2:消失的密室】(2002)。【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 一片則是由他擔任製作人。

 

演員

茱莉亞羅勃茲(Julia Roberts)
蘇珊莎蘭登(Susan Sarandon)
艾德哈里斯(Ed Harris)
吉娜馬隆(Jena Malone)
連艾肯(Liam Aiken)

 

得獎記錄

  1. 金球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獎入圍
  2. 其他影展部分:最佳影片獎兩度入圍獲獎一座、最佳女主角獎五度入圍獲獎兩座、最佳女配角獎一度入圍、最佳新進女演員獎兩座、最佳童星獎一座

 

影片導讀

婚姻關係觸礁本身已經夠令人心煩意亂的了。賈姬與路克離婚之後,雖然兩人都竭盡心力降低離婚對孩子們所造成的負面衝擊,但是老大安娜是個很難搞定的12歲女孩,聰明、刁鑽又具有敵意,她對父親路克的新歡伊莎貝頗不友善,多少認為是伊莎貝從母親賈姬那兒搶走父親。她會故意說:「把狗取名伊莎貝。」小兒子班則是個抓不住的泥鰍,是個好動、天真的小男孩,在家中橫衝直撞。伊莎貝是路克的女友,因為年輕、新潮,沒有育子經驗,就被賈姬貼上「不適任媽媽」的標籤,不被信任可以跟孩子共處。但是,伊莎貝有著不認輸、執著的個性,總是要求路克退後一點,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母愛是天生的嗎?

伊莎貝臨時接到賈姬電話,要她幫忙代接下課的孩子回家。當她放下手邊工作千辛萬苦趕來接安娜時,卻要面對安娜的指責說:「妳遲到了,我媽媽都不會遲到。」安娜並沒有解釋賈姬突然不能來,反而選擇一肩挑起而說:「事實上是我忘記了,妳媽有事要我來接妳,而我忘了。」這是冷靜、理性的選擇,暫時擺開大人之間的恩怨、爭吵,讓安娜以她認為最「好」的方式來處裡情緒,雖然這原非伊莎貝的錯。這跟諮商原理非常類似,當事人有時會選擇他認為最「好」的方式來解決他的問題;在諮商師眼中,這個方式有時候不是最「對」的選項,但是卻是當時最「適合」的選擇,因此,諮商師要以當事人的選擇為選擇。而伊莎貝當時的處理頗具「諮商」精神,她接納安娜的生氣,並藉此與安娜建立信任關係,而不是跟安娜說道理。

賈姬絕對是個好媽媽,但也許「太好的媽媽」也阻礙了她自己!在伊莎貝不小心讓孩子走失時,賈姬氣到要找律師告伊莎貝,路克則拜託賈姬不要找律師。我非常同意路克所說的:「我們沒事,孩子就會沒事。」我不覺得路克只是一味在袒護伊莎貝或是替她脫罪而已,我同意路克的看法:繼續發生巨大衝突,只會製造孩子們更多的不安。我常常覺得,讓自己快樂(或至少平靜)是父母親的責任,因為,不快樂的爸媽很難教養出快樂的孩子。父母要有製造歡樂(三八)的能力,或留下屬於兩人永遠記得的事情(the things we’ll never forget),使得兩代間(兩人)的生命有所重疊與交織。攝影師的職業是幫助人留住生命中的記憶;留助記憶是一種抗拒死亡的方式,好像一旦被記住,自己就不至於消失滅絕。

路克對孩子解釋夫妻離婚而自己搬出去住的決定時說:「我常跟你媽吵架,這對你們不公平」,路克是要減少父母衝突對孩子所造成的負面衝擊。班卻無厘頭地問道說:「我常跟安娜吵架,那我可以搬出去嗎?」父母的婚姻關係有衝突,經常會迫使孩子選邊站,所以在賈姬陪孩子騎馬時,小男孩說:「媽咪,如果妳要我恨她,我會照做。」其實如果我是賈姬,我會覺得心頭一緊,天啊!我在迫使我的孩子違背自己來討好我,這是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也許賈姬並沒有直接勒索孩子的情緒,但是,孩子的確在這種衝突的處境中,學到以出賣自己來獲得他以為的安全感。

《愛與其他不可能的追求》(Love and Other ImpossiblePursuits)的作者伊黎華德曼(Ayelet Waldman)(江佩蓉譯,2007年,商周)架設一個叫作「壞媽媽」(Bad Mother)的部落格(網址:http://bad-mother.blogspot.com/),她始終掙扎於女人和母親的角色之間,以及個人主體性和「無私的奉獻」之間 。「女人要生了孩子才能成為完整的人」的論調正確嗎?還是大部分的女性生涯在生了小孩以後,就永遠不再是完整的自己,而成為小孩、家庭的附屬?女性的困境一大半來自於女性的多重角色,《愛與其他不可能的追求》這本小說借由一個繼母的身分,把女性的多重生涯角色難題呈現出來。如果母親愛自己的孩子是天性,那麼,愛別人的孩子呢?這本書裡最有意思的地方是繼母和生母的對比。作者引領讀者去思考,被迫去愛小孩的繼母,跟一個百般呵護小孩的生母,有何異同?

這部小說有兩個同等重要的主題,其一探討女人的身分角色,其二探討我們要怎麼去愛一個人。女主人翁艾蜜莉亞最後為什麼能真的愛這個孩子,也讓孩子敞開心胸接受她呢?其實不管是不是親生的親子,母親和孩子有如彼此的鏡子。一個女人必須讓自己先完整,她才會是一個好母親;一個女人要先瞭解自己本身的價值,要先懂得如何給別人她自己也希望得到的溫暖和喜歡,才會懂得責任和勇氣。她唯有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具備前述重要的元素,才能給她的孩子這些做為一個人的基本面,讓她的孩子也能給別人這些元素,也從別人那裡得到這些元素。也許這是《親親小媽》中的安娜最後得到孩子和賈姬信任的最重要原因。

  • 當生命失去習以為常的依賴

路克坦然跟賈姬說:「我要跟伊莎貝結婚。」賈姬問說:「為什麼你覺得你們的婚姻會成功,而我們卻失敗?」路克認為,結婚是承諾一輩子,有時只是一條細線;它曾經斷過一次,他不會讓它再斷第二次。我想對於賈姬而言,這是十分殘酷的事實,自己要面對癌細胞擴散、做化療的壓力,又要面對婚姻失敗的事實。當伊莎貝問賈姬說:「妳最近很忙,是在見男友嗎?」如果是妳,妳會是什麼感覺?坦承自己正處在罹患重病的脆弱心境?隱藏病情?藏起自己的失意,給別人一種正面的假象?賈姬似乎寧可選擇一個人孤單面對,也不願坦露自我而讓人同情。我們經常會陷入這種維持自尊的防衛心理,難得的是,我們看到伊莎貝最終不去戳破賈姬的防衛,而是給予尊重與包容。

  • 焦慮使人失去自由的能力

相對於焦慮中的賈姬有點對孩子過度保護,伊莎貝做為一個繼母,充分發揮自己的自由,超越環境,超越恨她的安娜,超越像母雞一樣護著小雞的賈姬,超越調皮的班。她尊,生母與繼母各有難言的處境重賈姬是孩子的母親,她敬重路克是孩子的爹,超越競爭,一切以小孩為優先考量。她看得到孩子們心中崇拜著賈姬,甚至幫著勸安娜別背棄自己的媽媽,即使安娜回報以譏諷與冷酷:「No, that’s your job!」伊莎貝尊重父母與子女之間的優勢情感,而不是以自己的焦慮(擔心失寵)去破壞它。破壞是個人沒有能力選擇自由的表徵;唯有訴諸欣賞與尊重,個人才會更加自由,反之,忌妒、競爭則會讓事態陷入僵局。

劇中兩位女性都因為「母親」這個角色被扭曲了一些自己原本的性格與生涯發展方向,伊莎貝因為繼母的身分,經常必須提早離開跟工作要求有所衝突,甚至最後被解雇。賈姬則因為保護孩子而過度防衛,有時像個難搞的老母雞。當然,劇中賈姬在最後一個耶誕節跟兩個孩子的道別,可以做為所有父母必須提早跟孩子做臨終告別的典範,而賈姬跟伊莎貝在餐廳的談話,也是片中十分令人動容的片段,分享了兩個女人各自的憂慮,繼母擔心不管怎樣努力都是白費,生母則憂慮自己被取代,生母與繼母各有難言的處境。

是人自己創造了自我、命運、生活的困境、感受和苦難,不接受這種責任的人就會成為受害者。事實上,我們必得設計自己的人生,我們註定擁有這份自由而無從棄之不顧。易言之,自由的意涵就是「擔任自己的生命設計師」,因此,我們都是個人生活方案的設計師。如果我們退避到已經設計好的架構之 中,就是放棄自己的人生責任。沙特(Jean-Paul Sartre)說:「責任是一件事物無可爭辯的創始者」,責任是一種存在關懷,也就是對個人生命狀態的關懷。以人生太過詭譎多變、無法預料為藉口,而只是被動接受命運,不願面對抉擇的自由,這或許是理解賈姬的最好切入點。我不忍心批判賈姬對孩子們過度保護或有點情緒化,同樣身為兩個孩子的母親的我如若置身她的處境,處理手法也不見得會比她強。正是因為這樣,我更能對她生命處境中的焦慮感同身受。

  • 人的可能性是什麼?

有兩個孩子的賈姬失去婚姻,接著被醫生宣判罹癌,這意味著生命即將逝去。以常觀來看,賈姬失去婚姻已經是嚴重的無所依恃,得獨自走每一個下一步,得從自己熟悉的生活習性中拔出來,要何去何從?她一切得從新開始,這是多麼令人焦慮的感覺!日常生活提供了依據(設計好的架構),婚姻家庭生活就是社會為大眾設計好的依據。可是,醫生宣告賈姬罹患癌症,將不久於人世,把賈姬推到更大的死亡焦慮中。死亡焦慮也迫使所有人認清一個存在的事實──人類並沒有進入(並離開)一個架構妥當、設計完善的宇宙,反之,個體要為自身生活世界和生活設計、選擇與行動負起完全的責任,也就是要做自己的作者。這對賈姬而言,真是雪上加霜,其處境絕不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而已。難怪賈姬隱瞞病情,因為,「否認」是最簡單的防衛,用否認生病來逃離死亡的焦慮,是我們在病人或家屬身上經常見到的情形。也因此,死亡焦慮使得賈姬失去自由的能力,因為,自由意味著缺乏外在架構,也意味著在我們之下別無其他依據,什麼也沒有,只有虛無(nothingness),只有深淵。賈姬面臨著無所依據的處境,既無婚姻也無未來,可是又習慣(也渴望)常人生活的依據和架構。這兩者之間的張力形成了賈姬存在的衝突點,也是我、你、每一個人的衝突點。

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在《小說的藝術》(L’art Du Roman)中問到,在一個外部限定條件已經具有如此壓倒性的地位,而內在動機(intrinsic motivations)不再具有任何重量的社會裡,人的可能性會是什麼?這真是對「自由」議題的大哉問!我們被關在一個我們不曾選擇並且註定要死去的軀殼裡,世界的空間(架構好的社會)卻給了人們永久逃逸的可能性,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暫且脫離死亡焦慮的逼迫感。賈姬是從這個永久逃逸的狀態裡給「驅逐」出境的,不給她婚姻,甚至不給她人生。經由賈姬的例子,我們看到社會大眾越來越被外在事務所決定,被那些無人能逃脫卻又讓人彼此越來相像的處境所決定。有時候,我們並未真正擁有自由。

生涯議題討論區

  1. 伊莎貝臨時接到賈姬電話,要她幫忙代為接下課的孩子回家。當她冒著被老闆指責、放下手邊工作千辛萬苦趕來接安娜時,卻要面對安娜的指責:「妳遲到了,我媽媽都不會遲到。」如果妳/你是伊莎貝,妳/你會怎麼回應?
  2. 伊莎貝不小心讓孩子走失時,賈姬氣到要找律師告伊莎貝。路克拜託賈姬不要找律師,他說:「我們沒事,孩子就會沒事。」妳/你同意路克的說法嗎?
  3. 賈姬陪孩子騎馬時,兒子說:「媽咪,如果妳/你要我恨她,我會照做。」妳/你認為兒子何以會這樣說?這代表什麼意義?
  4. 賈姬不但面臨癌細胞擴散、必須做化療的挑戰,還要面對自己婚姻失敗的事實。如果是妳/你,妳/你會坦承自己正在生病的脆弱?或者選擇隱藏病情,隱藏自己的失意,給別人一種正面的假像?
  5. 作為繼母,安娜所發出的母愛,與賈姬天生的母愛有何異同?母愛是天生的嗎?

本文章刊登於第15期學會電子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